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-北京炜衡(杭州)律师事务所欢迎您! 高级合伙人|监事会主席|李军民律师热线: 188-1481-8882
新闻阅读

旅顺日俄监狱观感:关好人的是坏人

日期:2017-10-06

文 | 刘鄂

辽宁旅顺自清末以来,就是兵家必争之地,也多次被俄(苏)、日等国强占。为维护俄、日在辽东半岛的殖民统治,旅顺监狱——旅顺本地人所称的“旅顺大狱”,“1902年由沙皇俄国始建,1907年日本扩建而成”。正因这个监狱是由俄、日两国相续而建,所以保留至今的这个监狱旧址,被正式定名为——

“旅顺日俄监狱”

监狱主体建筑—监房—外墙的颜色很清楚地反映了俄、日两国相继建牢的历史,下部青砖是沙俄盖的,上部红砖是日本人加建的。

 

整个监狱的牢房布局,呈“大”字形。从“大”字一横之端的部位走进去,就是一条长长的走廊。走在走廊上,稍一抬头即可看到二楼,原来二楼走廊的中间部分铺的是铁条,这样的设计是便于二楼的监守人员同时监看一楼的情形。

 

走廊两侧即为狭小的牢房。

 

“每间牢房面积11-15平方米不等,平均囚禁七八个人”。不消说,这中间很多人就是抗日者。牢房里还有马桶,被关押者的拉、撒、睡都在这里面,可以想见在炎热的夏天,待在这样的牢房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烈士沈熏在狱中写给他母亲的信中就提到:“天气越来越热,在没有一株草的监狱庭院里,烈日洒落下来,发出橙色光芒的砖墙犹如火炉一样,房中的尿缸正在沸腾。到了夜晚,满满当当连腿都不能伸开,臭虫跳蚤争先恐后的来撕咬脓包。”

走廊延伸到“大”字的中心位置时,左侧有个小门,出去可以看到由两间小房子组成的小院落。一看到其中一间房子的“说明牌”,实在让我大吃一惊,这居然就是安重根的监房。↓

 

已经记不清到底什么时候第一次接触安重根这个名字了,但这个名字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是读研时看过的一部韩国电影《2009迷失的记忆》。

影片海报↓


1906-1910年间,已沦为日本藩属国的大韩帝国,虽还有自己的皇帝,但皇帝之上,更有掌握实权的日本统监。1909年,第一任日本驻韩统监,也是日本第一任内阁总理大臣,同时还是强迫中国签订《马关条约》的操盘手——伊藤博文来到哈尔滨访问,在火车站被深具血性的安重根刺杀身亡。

 

而前面提到的那部电影,首先虚拟的场景是安重根的刺杀并未成功,直到2009年韩国还是日本的殖民地,因此,时隔百年,韩国有人穿越回哈尔滨,协助安重根进行刺杀;日方也有人穿越回去阻挠刺杀。

影片截图↓


当然,最后的结果是韩国人协助安重根刺杀成功。

影片截图↓


片子虽是虚构的,但由此可见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之意义重大。

十年来一直在看韩国的《朝鲜日报》、《中央日报》中文网站,知道在韩国人心目中,安重根就是神一样的存在。对我而言,安重根杀掉伊藤这样一个本该由中国人来杀掉的人,我无法不发自内心的佩服。

但我没想到的是,日本人对于安重根,也是颇为敬重的。安重根被关押的这间房子是狱中普通牢房的1.5倍大,由安重根一人居住;而且狱方还为其提供纸、笔,任其写作,于是安重根在最后阶段的所思所想,也就为我们今日所知。

安重根在旅顺狱中所书:(左)为国献身军人本分(右)国家安危劳心焦思↓


安重根的字是有杀伐气的,且所书墨宝的最后,都会盖上他的手印。很易认的手印,无名指的第一指节已被他自己切掉了,以此明舍身报国之志。

站在安重根牢房的门口,我抬头看了下天,天很小。

 

走过关押安重根的牢房,再转入右侧大楼内的牢房,眼前很快暗了下来,这是一排半地下的监牢。在这排监牢的最里面,就是暗牢,完全不见阳光。据当年钻进去体验过的人说,

“暗牢不到半人高也不够一人宽,且潮湿昏黑……不到十分钟就感到胸闷气短、两眼昏花,有种莫名的恐惧感”。

我隔着了望孔看里面,心想如果我在里面待几天也许还能正常,若是几十天,很可能会疯掉。

从这半地下的监牢走到二楼,看到了各种刑具,特别是看到了传说中的老虎凳。

照片中,老虎凳上有个类似枕头似的东西。后来才知道,这也是用来堵嘴的。↓


在老虎凳上受刑极惨:

犯人在刑讯室被剥光衣服,嘴里堵上湿毛巾,背朝上捆绑于“火”字型老虎凳上,两旁的看守甩起灌铅的竹条或棍棒轮番抽打,打昏后凉水脏水泼醒再打,直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才被拖回牢房。有的当时就被活活打死,没死则多日起不来,受刑部位化脓溃烂久而生蛆。(许培新:《“旅顺日俄监狱旧址”的断想》)

整个监狱建筑群中以这幢独立的小房子,让我感觉最不舒服。这幢房子就是绞刑场。


去日俄监狱的那天,阳光明媚,但一走进绞刑场,就感受到了一种很压抑的氛围。就在这幢房子里,仅在1942年至1945年8月,就绞杀700余人。在此被杀害的人,临刑前被按坐在活动的木板上,当木板一抽离,受刑者就被绳子吊起,直至死亡。确认死亡后,尸体就被装入木桶,抬到狱外草草埋了。可以想见,待在一座绞死过数以千计中国人、朝鲜人的房子里,是什么感觉。

 

在参观的时候,旁边有位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姑娘问她的母亲:“这里关的是坏人吗?”她母亲回答:“不,关的是好人。”也许知道孩子心里疑惑,这位母亲又补充了一句,“关好人的是坏人”。

愿我中华国土上,永不再有这种由外国人决定中国人生死、自由的地方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jlaw.net/n315c6.aspx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 | | admin |
相关新闻   
本文评论
姓名:
字数